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山海洗剑录 > 第八十一章 有侠气

第八十一章 有侠气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海上有五人踏波而来,都是人族修士,合道境界,皆是一身黑袍。
  西牛贺洲历来妖族众多,这天下如此广袤,也就只听说过牛贺洲有妖族开宗立派,且没人说过什么,好似天下人默认的事儿。
  一袭白衣微微弯着腰,双手重叠拄剑,看着那一行人到来。
  背后张澜蹒跚走出,苦笑着说道:“张公子,你们何苦来哉?沾上这事儿,就等于与牛贺洲的一处宗门为敌了。”
  张木流淡淡一笑,也不知到底是对着张澜说话呢,还是对着张寒漱说话。
  “犯了错就得认,不愿去自找理由开脱,我觉得极好。但若是自以为是的想让家人好,那才真的是错了。”
  那几个黑袍男子静静站在一旁,半句话也不说,好似事不关己。
  张木流笑道:“大老远跑来,不说几句?”
  为首的一个黑袍人笑问道:“剑修?”
  说罢便一拳砸来,张木流拔出游方抵在身前,身形往后横移十余丈。
  那个黑衣人接着笑道:“我平生杀人极多,杀剑修最多,看来今日还能再多一把好剑。”
  张木流活动了下脖子,手腕翻转,随手挽了几个剑花儿,对着那五道黑袍说道:“看来你们当中没有剑修?那你们不如一起上吧。”
  说着便挥舞手臂,一方巨大雷电囚笼将五个黑袍人笼罩,这便是在朱克咏手里学来的五雷大阵。
  可不止这么多,一袭白衣忽然分出二十八道身影,每七人各占一方。雷霆囚笼中又一道四象剑阵。
  五个黑袍人被围在其中,方才说话的黑袍人眉头微微皱起。
  见过剑阵,没见过这么诡异的剑阵。
  晋入分神境界,一招雷霆囚笼便能略微阻挡这些合道修士,如今外加一座从巳十七手中学来的四象剑阵,对付五个合道境界不太容易,分出一个却是不难。
  为首的黑袍人猛然心惊,因为他们五人,有一人消失不见了。
  只听得大阵当中传来张木流声音,笑着问道:“张澜砸了你家锅了?穷追不舍二十年,直到如今还要置他于死地?”
  黑袍人皱眉道:“大闹我宗门,这个罪过还不够大吗?”
  好一个宗门威风!
  南方七宿率先出剑,七道白衣身影皆是手持不惑,以无名真火夹杂剑意斩出,颇有一副焚天气象。
  剩余三个黑袍人施展水法抵挡,虽是真火不沾身,却也难以作势反攻。
  为首的黑袍人手中凭空多出一柄长剑,竟是不输于刘工那柄风泉。
  那人大喝道:“破阵前先告诉你我叫什么,若你今日侥幸不死,来牛贺洲找袁路寻仇便是。”
  黑袍人自称袁路,并未帮着三个同伴攻向朱雀方位,反倒是转身一剑,直劈向脚下。
  只听得一声哀嚎,这四象大阵轰然破碎,四方白衣尽皆消散,有个黑袍人被袁路一剑拦腰斩断。
  他张木流破巳十七的剑阵,能想到中土黄龙,合道境界的袁路也不是傻子。
  只不过,正因为不是傻子,才会被算计。
  巳十七的五方大阵都只能困人,遇袭还击罢了,他张木流有那么大本事让南方朱雀主动出击吗?
  事实上这座四象大阵只是幌子,实实在在存在的就只有个朱雀小剑阵。
  先前消失的黑袍人被不惑圈禁在大阵正中间,该是中土黄龙所在之处。待袁路一剑斩出,张木流再撤去不惑便是。
  袁路此刻眼神冰冷,看到那一袭白衣笑咪咪的站在一旁,手提个朱红酒葫芦饮酒不停,他眼神变得愈加冰冷。
  “年轻人,不找死就不会死。”
  正说着呢,身边又有一人消失不见,可那白衣青年还在眼前,笑咪咪的喝酒。
  袁路再不敢贸然出手。
  外界看热闹的围了一堆,张寒漱的酒铺里,饮酒之人尽皆出来,看着半空中一道雷霆囚笼,一个年轻剑客对阵五个合道修士,现在成了四个……不,三个了。
  自打张木流祭出那明暗八卦的雷霆囚笼,余钱就把手心的两口痰擦干净了,有些打脸。
  张澜手中不知何时多出来一柄长枪,想上去帮忙,却被清凉女子拦住。
  张寒漱沉默半天才说了一句:“老家伙,好不容易活下来了,又要去送死?以你现在这身板儿,上去就是给那个小子添乱。”
  中年掌柜的只好作罢,只是抬头看着张木流,心中羞愧无比。
  张寒漱元婴境界而已,竟也想上去凑热闹,但给龙大拦住了。
  这个又当说书先生,又上赶着认少爷的家伙,空有合道境界,却半点儿不通打斗。可以说他活了万年了,就没打过一次架。
  挨打当然是有的,缩进龟壳便是。他那一身龟壳儿,堪比神灵披甲。
  龙大虽然打架不行,可眼力见儿还是有的,正想传音叫白麒麟来呢,一只白鹿驮着个粉裙小丫头已经到了不远处。
  龙大跑过去馅媚道:“白姐姐,这帮人忒不要脸,五个合道修士欺负少爷一个人,咱得去帮忙才行啊!”
  小丫头妖苓叹了一口气,嘟囔道:“前两天才受了一身伤,今天又跟人打架,饭主儿哥哥也真是的。”
  妖苓就好像张木流一行人中的开心果,无论是脑袋贴着符箓时噗噗吹个不停,还是复生之后的古灵精怪,大伙儿瞧着都开心。
  白麒麟口吐人言,也不怕周围人听到,“他的确被海上罡风侵蚀,受伤不浅。而且之前挨的陆生一剑伤势都没好利索。”
  龙大不解道:“那少爷图个啥呀?”
  白麒麟淡淡道:“有没有听过一句话,‘天行健,君子自强不息’?”
  龙大点了点头,白麒麟便笑着说:“你上赶着认作少爷的这家伙,是‘天行健,剑客自残不息’。”
  两人言语被边儿上几人听在耳中,皆是露出个无可奈何的表情。
  余钱这会儿其实很想上去帮忙,可他小小金丹道士,去了又能干啥?
  人得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,凡事都要量力而行才是。
  年轻道士知道自己哪怕上去,也就只能是添麻烦。
  白麒麟没打算上去帮忙,这会儿要是上去帮忙的话,那家伙肯定会翻脸。别看张木流比谁脾气都好,可但凡发火了,就不是认个错能解决的事儿了。
  她白麒麟也就见过张木流一次生气,就是在妖苓的老家山头儿,一剑劈了何园之后,那个名叫曾暖的女子居然会觉得张木流做的过了。
  其实这不算什么,那时还穿着青衫的张木流,提剑劈开一处酒楼,又一剑把敛溪国皇城成两半儿,最后沈长成跑来后,他才最生气。
  不易生气的人,一旦真的生气了,意最难平。
  半空中的雷霆囚笼中,袁路与剩下两人还是不敢随意出手,生怕自己术法打过去,又变成了先前消失不见的同伴。
  张木流终于重新把酒葫芦拴起来,一道青衫凭空出现,手中拎着第二个消失的合道修士。青衫剑客手持游方,神色极其无辜,抱怨道:“真不是我下狠手,实在是这人不禁打。”
  袁路一双眼睛都要瞪出血来了。
  只一个分神剑修而已,五个合道修士,才多大功夫就只剩下三个了。
  青衫剑客将那黑袍人丢去袁路那边,认真道:“我觉得还能救一救。”
  说罢便与白衣剑客身形重合,游方也回到了白衣张木流背上。
  张木流笑着说:“我叫张木流,瞻部洲煮面潭嫡传修士,剑修,要报仇记得来找我。只不过我在宗门不是叫这个名字,你去打听一下吕搅就知道了。”
  下方白麒麟叹气不停,这家伙又使坏,别人信不信是一回事儿,他这脸皮当真够厚。
  袁路却是神色认真,沉声道:“我记住了,煮面潭是吧?我迟早会去一趟的。”
  张木流睁大眼睛,看袁路跟看傻子似的,惊讶道:“你还真信?”
  袁路之外的两个黑袍人分作两边儿,一个将被拦腰斩断的合道修士的元婴收起来,另一个给半死不活的那个合道修士喂了一粒药丸。
  袁路冷笑道:“你护的了他们一时,护的了一世?今天的场子,我会再来找过的。”
  张木流撤去雷霆囚笼,淡淡笑道:“到时谁找谁场子还不一定呢!好好待在牛贺洲,二十年内我定去问剑。”
  其中一个黑袍人祭出一艘极小的船,比张木流在扶云仙栈坐的画舫大不了多少。袁路冷哼一声转头就走。
  不是怕张木流,而是下方那头白鹿与龙大,他袁路都看不透,留下了没什么胜算。
  两个背刀汉子由头至尾半句话都没说,那酒量贼好的年轻人,方才要是以这手段对付他二人,估摸着这会儿尸体都僵了。
  一袭白衣返回地面,对着龙大说道:“活了这么大岁数了,打架不行,咒师手段会不会?”
  龙大当然知道张木流想干嘛,转头看了看那一大群看热闹的修士,虽然境界都不高,多是金丹期元婴期,可要抹除记忆,代价不小呀。
  张木流淡淡道:“许你个供奉头衔。”
  龙大二话不说便走去那一众看热闹的修士。
  不就是十几年修为么?换个供奉身份,总比在山门口王八驼石碑强的多。
  年轻道士凑了过来小声问道:“张大哥,这么把人放走了?这样一来,他们父女俩以后不是更要时时担惊受怕?”
  白衣青年一把搂着余钱肩膀,叫了一声余老弟,转身背对着妖苓。转身之际便一口鲜血涌出来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