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从艾欧尼亚开始崛起 > 第七十九章 安阳乱

第七十九章 安阳乱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宋兄不过是几日前在长生观说出了大家想说而不敢说的话罢了,但那均衡教派怕他在今日论道上继续乱说,于是,就派人将他给杀了,这均衡教派,难道真的要跟整个天下作对不成?”苏余冷笑着问道。
  “可惜啊,宋兄这样一位敢于仗义执言的人,就这样死了,如果陈晏先生知道了,该多难过!”苏余悲愤欲绝道。
  “他死后,我等竟然连一个说法都无法讨回,这均衡教派,真是欺人太甚了!”苏余愤怒道。
  “还请安阳令给我等一个说法!”
  “安阳城主,此人说的是真是假,你是不是在假借金魔之手铲除异己?”
  “安阳令,你今天除了给文人一个说法之外,也同样要跟我们江湖武人一个交代,我那兄弟受你城主府所贴的告示蛊惑,因此才去杀那金魔,我就说,我那兄弟已经是五境的高手,怎么可能会被那金魔一刀就给杀了,这中间,定是你均衡教派的高手所为!”
  “呵呵,你均衡教派以为模仿金魔的手法杀人我等就真的看不出来吗?昨夜上万人被杀,很多人身上的伤痕都不是出自金魔之手,这点,你均衡教派如何解释?”
  “对,我也有不少兄弟在昨夜被杀了,身上的伤痕表明,那绝不是那金魔所下的毒手,我想替我死去的那些兄弟们问一句,他真的是死在了那金魔的手中,而不是死在你均衡教派的手中吗?”
  “这还用问,昨日安阳城中堆起的尸骨如山,比往日多了数倍,今天早上,可是有很多人都看见了,那城主府的马车运都运不完,可想而知这得死了多少人,如果这都不是真的,那城主府为什么没有向外公开死者的数据?我看这死伤的人,八成就是均衡教派所做的。”
  “肯定就是均衡教派所为,那上万人一个个伸着脖子给金魔砍,他金魔一夜之间也休想杀死那么多人!”
  “我有一兄弟,根本没有去追杀金魔,只是跟均衡教派有些过节,昨晚就离奇死在了家中,此事,我还想等论道结束后,与安阳令算算呢。”
  “安阳令,你竟敢如此算计我等,真以为我们这些江湖武夫好欺负的不成?”
  “不给我等一个说法,今日踏平了你城主府!”
  此时,在苏余带起的节奏下,不只是文人参与到了声讨均衡教派的浪潮中,包括那些江湖武夫也参与了进来。
  在城主府的告示出来之后,他们本以为这是一个可以搏命翻身的好机会。
  但是到头来,有无数条命付出去了,结果换来的却是这安阳城主的算计。
  如此,他们这些本就性急的江湖武夫,如何能忍?
  一时间,自然群雄愤起,毕竟昨夜死伤被杀的那群人中,有不少都是他们的好友。
  就在此时,有一名江湖武夫直接向着凯南冲了过来,他吼道:“狗娘养的均衡教派,我要为我死去的兄弟报仇!”
  轰!
  凯南手中的飞鸟直接正中那人的身体,随之他用出了雷电魔法,那飞鸟忽然在那名江湖汉子的体内爆炸开来,那人瞬间就被炸成了漫天的血丝。
  一时间,在场论道的所有士子全都被凯南这一暴力手段给吓住了,然后全都惊慌失措的离开了。
  此地,只剩下了一众江湖子弟。
  “凯南,你敢杀俺兄弟,俺要杀了你!”紧接着,又有几人冲了上来。
  这几人,竟全都是五境的高手。
  凯南冷笑一声,变成了全身是毛的约德尔人,他周身闪烁着狂暴的雷电魔法。
  他右手一挥,便是一道刺眼的天雷!
  那几人,瞬间就被天雷劈成了焦炭。
  自从来到艾欧尼亚,成为了均衡教派的三大长老,他一直都在克制自己的脾气。
  但是他是谁,他可是狂暴之心,他要是愤怒起来,谁不敢杀?
  “此人交给我,你们如果有气,大可以去城主府,去逐日峰去撒,何故在此白白丢了性命。”艾瑞莉娅道。
  “是啊!妈的,兄弟们,跟我去砸了城主府,踏平逐日峰!”就在此时,有一人愤怒道。
  “好,兄弟们,既然我们不是这凯南的对手,那就去杀均衡教派的人,也算是为死去的弟兄们报仇了!”一人怒声道:“这凯南,就交给将军了,如果天下大乱,我等甘愿追随将军,拼它个荣华富贵,到时候,还请将军不弃!”
  “各位放心,我纳沃利的守卫军随时欢迎你们,而且绝对赏罚分明!”艾瑞莉娅正色道。
  “走,去城主府!”一群人大吼道。
  紧接着,学宫内围观的数万江湖人,全都一窝蜂的向外退了出去。
  他们都是结伴而来的,一个人结交的朋友都有数十个。
  昨日被杀的那么多人,光是他们在江湖中结拜的兄弟,就是一个惊人的数字。
  至于与均衡教派为敌,会不会以卵击石,会不会被杀。
  江湖儿郎江湖死,自从踏入江湖,他们早就已经有了死的觉悟。
  更何况此时征讨均衡教派的人潮极大,涉及天下四道百家。
  这均衡教派就算贵为天下第一大教,难道真的能跟整个天下为敌不成?
  而此时的艾瑞莉娅,却起身,直面凯南。
  但那凯南,却根本没有去管艾瑞莉娅,而是直接向苏余冲了过来。
  他要苏余死,死无葬身之地!
  如今之局,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。
  那些发了疯的江湖人要去砸城主府,要去踏逐日峰,他该如何?
  他不知道怎么办,所以他便不想了,他现在只想杀人!
  先杀苏余,然后再把那些进攻城主府的江湖草莽给一个个的全灭了!
  他此前听这苏余痛斥那儒家孟白时,还颇为开心。
  但当苏余将矛头转向均衡教派之后,他就彻底的怒了起来。
  特别是,此子攻击儒家之言只是片面,真正的大招,却是对着均衡教派放的。
  那宋明,他什么时候杀过?
  但他没有去辩解,因为此刻已经众口铄金,很难再去解释了。
  不过眼前这人,他必须要杀!
  他这一番话,可是煽动了千军万马啊!
  凯南的手中扔出三枚飞鸟,全都是向着苏余的要害而去。
  但当那飞鸟即将射中苏余的时候,阿卡丽的苦无也紧接着出现了。
  飞鸟对苦无,苏余毫发未损!
  “师妹!“凯南喊道。
  “你不能杀他!”阿卡丽道。
  “你要护着他?”凯南问道。
  “是!”阿卡丽点了点头。
  “你可知道他此番言论对均衡教派的影响有多大?”凯南问道。
  “均衡教派,与我何干?”阿卡丽冷笑着问道。
  此时的苏余扭身向着艾瑞莉娅望了过去,道:“我说青樱姑娘,你这个讨个说法,讨的是不是太久了一点。”
  赞青樱微微一笑,身上出现了无数把刀锋,她直接向着凯南冲了过去。
  艾瑞莉娅过来后,凯南不敢大意,身上升起了狂暴的雷电魔法,与艾瑞莉娅战到了一起。
  他虽然只有八境,但因为武与法双修的原因,可近战可远程,倒也能跟艾瑞莉娅打上一打。
  当然,前提是,百招之内。
  “师姐为什么这样看着我?”看着阿卡丽复杂的眼神,苏余问道。
  “师姐有点看不懂你了。”少女叹息道。
  苏余的嘴角露出一抹温暖的笑容,道:“师姐,等下我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。”
  看到苏余那温暖的笑容,阿卡丽莫名的松了口气。
  有他这抹笑容在,那他就依旧还是那个只知道调戏自己的苏余。
  这就够了,阿卡丽相信,在她面前,苏余永远都会是那个苏余。
  不管他心机有多深!
  在昨晚时,她听到了苏余跟艾瑞莉娅的谈话。
  苏余给艾瑞莉娅献了一计,一个让城中一夜死了数千人,一个让安阳甚至艾欧尼亚必乱的计谋。
  所以,刚刚那些人所说的话不是空穴来风,昨晚,安阳城内真的死了很多人。
  即便是杀人无数的小刺客,在那一刻也有点心慌,甚至有些不知所措。
  她不希望苏余变了个样子,变成她不认识的样子。
  她可以不在乎自己的手上有多少鲜血,但她却非常在乎苏余的手上沾的鲜血有多少。
  她想苏余的手上能少沾鲜血。
  她忽然想起苏余之前跟她说过的话。
  他当时说,也许之后,我手上沾染的鲜血会比你的还要多。
  当时的阿卡丽还不明白,一个不过一境的剑客,再能杀,又能杀多少人。
  但在苏余送计城主府,在昨夜赠计艾瑞莉娅时,她忽然明白了。
  他说的是真的,她杀人,是见血的,而他杀人,是不见血的。
  而不见血的,却要比见血的,更加可怕!
  昨夜城内死的数千人,有几百人是金魔杀的,剩下的全都是艾瑞莉娅的人杀的。
  艾瑞莉娅在艾欧尼亚发展数年,在安阳城内自然也有一股不小的势力。
  而带队的,正是一直跟在她身边的那位老人。
  也是那时苏余才知道,她身边那位老人,竟然也是一位八境的高手。
  苏余给艾瑞莉娅献的计策有二,一是让艾瑞莉娅的手下模仿烬的手法去杀人,但必须要有破绽,一定要让人看出来这是模仿的,而不是烬真正的手法,而且,最好杀的人都跟均衡教派有一定过节的,当然,宋明必须死。
  二便是让人在城中大肆放谣言,就说烬昨天一夜之间杀了数万人,越夸张越好,而在一些人发现城中死者的尸体比之昨天确实涨了十倍不止后,自然有很多人会以为昨晚死的人真的在万人以上。
  那样的话,一个疑惑就出现在了城中所有人的脑海之中。
  那就是,如果就只是金魔一个人的话,能一夜之间杀死这么多人吗?
  这绝无可能!
  而在这安阳城,谁又能一夜之间屠杀万人呢?
  如此,答案,便呼之欲出了。
  苏余这一计,算是连环计。
  从给城主府献策开始,这一环,便已经连了起来。
  苏余此计以及今日之言论,只想做一件事情。
  那就是让艾欧尼亚,于今日开始乱起来。
  就像艾瑞莉娅所说的那样,艾欧尼亚多和平一日,危机就多一分。
  趁着诺克萨斯新军还没有练成,在诺克萨斯还没有入侵艾欧尼亚之前统一艾欧尼亚。
  这无疑是最好的结果。
  阿卡丽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,所以才会觉得有些害怕。
  说好听一点,苏余这叫有远谋。
  但说难听一点,这就是心机深沉的可怕。
  苏余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,刚刚那一席话,费了他不少的力气。
  他此时坐在论道台上,看着艾瑞莉娅与凯南打斗,看着台下基本上已经走光的人。
  苏余在想一件事情。
  那就是烬,此时在做什么?
  他既然还没有被江湖中人给抓到的话,那就说明本次安阳论道,他绝对会来。
  苏余对着阿卡丽道:“师姐,金魔有可能就在附近。”
  阿卡丽摘掉面纱,带上七度洞悉目镜,目光缓缓扫过周围。
  而此时,艾瑞莉娅跟凯南的战斗也终于结束了。
  凯南并没有被愤怒冲昏了头脑,以他的实力,目前还无法跟艾瑞莉娅相斗。
  所以在丢下一道天雷之后,凯南利用自己的速度逃走了。
  艾瑞莉娅看着凯南逃走之后,并没有去追。
  凯南的速度惊人,就算是守拙境的她也无法追得上,天下间能以速度胜过他的,或许也就只有慎了。
  艾瑞莉娅走了回来,问道:“你们在找什么?”
  “金魔。”苏余道。
  “他被那么多江湖高手追杀,恐怕不会过来了吧?”艾瑞莉娅道。
  苏余摇了摇头,道:“对他这么执着的人来说,他布的局,就绝对会前来收官。”
  果然,阿卡丽发现了他。
  “在那!”阿卡丽指着台下一人说道。
  说完,她化为一道影子,瞬间追了过去。
  阿卡丽追到那人,那人直接反身向她开了一枪。
  这一枪向着要害袭来,阿卡丽不得不去躲。
  而等她躲掉这一枪,再去看时,那人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  此时,艾瑞莉娅也赶了过来。
  “此人身法好快,都快跟凯南有一拼了,江湖上什么时候出现过这么一位高手。”艾瑞莉娅皱眉道。
  “他就是金魔!”阿卡丽道。
  “应该不是,金魔的速度绝对没有这般快。”艾瑞莉娅道。
  “你爱信不信!”阿卡丽冷哼道:“不过,此人速度的确很快,这倒怪了,这身法倒跟均衡教派的身法有异曲同工之妙,不过又不像,但这金魔的实力却是真的不止五境那么简单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